• 浅谈红楼梦26至29回里的反清复明思想
    发布日期:2019-07-20 12:51   来源:未知   阅读:

  1644(甲申)年,三月十九日崇祯皇帝殉国,李自成进京。四月三十日李自成离京。五月初二日多尔衮进京。五月初三日(庚寅日)福王朱由崧南京监国。

  红楼梦第26回,薛蟠请宝玉赴宴,谈到“明儿五月初三”是其生日,谈到春宫画,谈到庚黄和唐寅,是影射1644(甲申)年五月初三日为庚寅日,故意将“庚寅”两字拆开以暗喻。1644年三月十九日李自成进北京城,四月三十日撤离。冯紫英(冯渊,李渊,冯唐、李广、闯王)影射李自成,如果薛蟠请客是实指五月初二日,那么冯紫英说的“打围铁网山教兔鹘捎一翅膀”、“三月二十八日去的,前儿也就回来了。”,就完全符合清朝、吴三桂、李自成山海关大战的史实了(三月二十八日是三月十九的改写)。

  1662年四月二十六日,南明最后一个皇帝朱由榔被吴三桂用弓弦勒死,27回提到“二十六日”、“芒(亡)种节”、“一腔无明”,葬花吟实是哀悼明朝的彻底灭亡。

  29回元春五月初一至初三清虚观打醮,影射南京福王1644年五月初一至初三日、拜谒孝陵、监国登基等事。元春影射福王朱由崧,网上早已有人论述。朱由崧1644年五月初三监国五月十五称帝、1645年五月被俘、1646年五月被杀(钱海岳南明史说被弓弦勒死),三年中的三个五月,十分巧合,所以说“榴花开出照宫闱”,隐喻五月和弘光(红光)。29回回目“享福人福深还祷福”,一连三个“福”字。清虚观张道士的话语:“无量寿佛!老祖宗一向福寿安康?众位奶奶小姐纳福?”/“托老太太万福万寿,前日四月二十六日,我这里做遮天大王的圣诞,人也来的少,东西也很干净,我说请哥儿来逛逛,怎么说不在家?”/“哥儿越发发福了。托老太太的福倒也健壮。众人托小道的福。佛前供着。”接连用“福”、“佛”等字,道观焉能有佛,是谐音“福”也。

  凤姐打小道士的情节,各版本儿化音有差异,“小道士儿”“蜡花儿”“凤姐儿”、“小道士滚了出来”、“野牛草的胡朝那里跑”,骂五月初二日进京的多尔(儿)衮(滚)和胡朝(清朝)。小道士滚出去的时候,“正值宝钗等下车”,而宝钗正巧也是满清政权的象征。

  这个解释挺靠谱的。我觉得很多人一上来就认定了曹雪芹是红楼梦的作者,把这个曹雪芹按到了包衣奴才曹家的后代身上,让人直倒胃口。这么一个鸿篇巨制,不可能仅仅用来描述了一个家族的兴衰。开篇到处都是“末世”,这个末世指的就是明末清初那段亡天下的时间端。

  我觉得无论是什么影射,曹家也好、朱明皇家也好、甚至董鄂妃也好,都要从实际字面词汇给出确切解释,而不是只从“看着像,模棱两可,神韵”来附会。2楼埋红包点赞作者:祁生2015时间:2018-05-02 17:58:351662年6月1日(永历十六年四月十五日)朱由榔被吴三桂绞杀于昆明。

  但红楼梦“悼明之亡,揭清之失”,是千真万确的。支持楼主的文章。3楼埋红包点赞作者:祁生2015时间:2018-05-05 20:25:30@果味营养素 2018-04-29 14:41:06

  这个解释挺靠谱的。我觉得很多人一上来就认定了曹雪芹是红楼梦的作者,把这个曹雪芹按到了包衣奴才曹家的后代身上,让人直倒胃口。这么一个鸿篇巨制,不可能仅仅用来描述了一个家族的兴衰。开篇到处都是“末世”,这个末世指的就是明末清初那段亡天下的时间端。

  楼主的这个观点很好,红楼梦不可能是曹寅曹頫曹天佑这个包衣奴才的家族兴亡史。曹雪芹曹天佑更不是什么“补天石”。

  红楼梦是在大清文史馆工作的汉族遗民文人,隐写的明亡清兴史。悼明之亡,揭清之失。但没有反清复明的意思。红楼梦认为宁荣二府的罪过荒淫,发生在荣府贾母王夫人王熙凤贾琏身上,根子在宁府家长贾敬身上。认为贾敬与贾母乃苟且关系——定南王孔有德与孝庄皇太后有苟且关系,顺治贾宝玉是孝庄生的孔有德的儿子,乃孔子后裔。这就触犯了大清国的天条。必须加以隐藏。5楼埋红包点赞作者:祁生2015时间:2018-05-22 18:41:15@祁生2015 2018-05-02 17:58:35

  张道士与贾敬贾道士、跛足雁、跛足道人、卜固修(不顾羞)一样,都一些定南王孔有德,顺治二年四五月,参与了扬州十日屠。定南王在顺治九年七月初四败死桂林,举家,只有女儿孔四贞从荒草野花丛中逃出(《史湘云醉卧芍药茵》),回到北京被孝庄收为义女,是大清朝唯一的汉族格格,宫内称“四姑娘”(贾府贾敬的四姑娘惜春——最后出家为尼姑)。三藩之乱后被吴三桂俘获,受凌辱(妙玉被何三抢去),出逃后,康熙十八年回到皇宫,仍然为义女四格格,因为丈夫孙延龄参与三藩叛乱,又归附朝廷,被吴三桂杀害,还有儿子也被杀,成了空穴寡妇,京城内谣言四起,“不合时宜,权势不容”,成了精神变态的妙玉,“男不男,女不女,僧不僧,俗不俗”,最后带发修行——“纵有千年铁门鑑,终须一个土馒头”。但汉军正红旗始终经济独立。妙玉的栊翠庵里,有许多云南缅甸广西的玉器古玩——比贾府都珍贵。

  所以,张道士不知道永历帝朱由榔死于康熙三年的事情。8楼埋红包点赞作者:黄杨面包时间:2018-05-30 17:08:38楼主看出门道了,支持10楼埋红包点赞作者:piscator315时间:2018-06-14 11:40:04【甲戌:《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凡例

  (按:“甲戌”本总目录页是有的,但目录在凡例之前,应该是遗失了。遗失了一两页,收藏者干脆就把目录给撤了。看“甲辰”本可知,目录是目录的页码,内容是内容的页码,两者不连续。目录从1到9,内容又从1开始,而非从10开始与9相连。“甲戌”本总目录包含两项东西,前为“凡例”二字後为章回第次,也就是说,凡例相当于目录中的第零回。

  “甲戌”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凡例中之所以不提《情僧录》,是因为《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本身就是《情僧录[石头记]》:名为空空道人易名为情僧,实为松斋易名为脂砚斋)

  “《红楼梦》”旨义——[察]是书题名,极至梦演《红楼梦》,是“縂其全部”之名也。(按:【“縂其全部”之名】即提纲名。第五回梦演《红楼梦》(判词、判曲)是全部七十九回完璧《石头记》(小说)的提纲,纲(“总其全部”)与目(“全部”)之间是吴带-曹衣(幽默人格化修辞形式或曰皮影道具为吴玉峰-曹雪芹)负阴抱阳体裁转换(武当内力转换为少林外功)关系,《石头记》“自转体小说”是一个无师自通的文本自解释系统。

  康熙时期三脂一靖四大原版中的最後整理版“甲戌”本制作时使用了微型圆磁片定纸器,它占用一个汉字的空间。此处留白一个汉字的空间但墨干後抄手忘记了补字,形成【察】字留白。《後汉书•鲁丕传》:“览诗人之旨意,察《雅》《颂》之终始……观乎人文,化成天下。”)。又曰《风月宝鉴》,是戒妄动风月之情。又曰《石头记》,是自譬石头所记之事也。

  此三名,则书中曾已点睛矣。如宝玉做梦,梦中有曲名曰《红楼梦》十二支,此则《红楼梦》之点睛。又如贾瑞病,跛道人持一镜来,上面即錾“风月宝鉴”四字,此则《风月宝鉴》之点睛。又如道人亲见石上大书一篇故事,则系石头所记之往来,此则《石头记》之点睛处。

  然此书又名曰《金陵十二钗》,审其名则必系金陵十二女子也。然通部细搜检去,上中下女子岂止十二人哉?若云其中自有十二个,则又未尝指明白系某某——极至“红楼梦”一回中,亦曾翻出金陵十二钗之薄藉,又有十二支曲可考。】(按:康熙丁亥春起抄的最後整理版暨待曹寅刻印而因其故终未刻印的“甲戌”本《石头记》凡例中,《情僧录[石头记]》是《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的概念称谓,故《情僧录》中不提《情僧录》。《红楼梦》特指第五回或第一回至第五回,藏代修辞指七十九回完璧全部《石头记》;《风月[宝]鉴》特指第十二回或第一至十二回,藏代修辞指七十九回完璧全部《石头记》;《[金陵]十二钗》作为五绝标题诗的标题名,藏代修辞特称第十七回至七十九回,或藏代修辞泛指第一回至七十九回。

  藏代修辞格具有以局部代局部,以局部代整体或以整体代局部的辩证论理风味,概念称谓与概念表述之间会产生修辞距离,形成悖论。读者一旦明白了藏代修辞格的修辞机制,就可用“A”=B的代数方法很简易地消解“偏全悖论”,从而完成对概念的正确理解。

  《石头记》=《情僧录》=《风月宝鉴》+《金陵十二钗》,79=79=16+63(回)。《金陵十二钗》=f(《红楼梦》),即曹雪芹=f(吴玉峰),二者是吴带-曹衣体裁转换(武当内力转换为少林外功)美学函数关系。)

  【甲戌:书中凡写长安,在文人笔墨之间,则从古之称;凡愚夫妇,儿女子家常口角,则曰“中京”。是不欲着迹于方向也。盖天子之邦,亦当以中为尊,特避其“东南西北”四字样也。】(按:天子之邦当以中[原]为尊;天子之邦是正统王朝,正统王朝当以中[原]为尊。

  三段论反演推理公式为:S/P=(S/M)×(M/P)。汉代贾谊《新书•属远》:“古者天子地方千里,中之而为都。”)

  【甲戌:此书只是着意于闺中,故叙闺中之事切,略涉于外事者则简,不得谓其不均也。】

  【甲戌:此书不敢干涉朝廷,凡有不得不用朝政者只略用一笔带出,盖实不敢以写儿女之笔墨唐突朝廷之上也。又不得谓其不备。】

  【甲戌:此书开卷第一回也,作者自云:“因曾历过一番梦幻之後,故将真事隐去,而撰此《石头记》一书也,故曰‘甄士隐梦幻识通灵’。”但书中所记何事,又因何而撰是书哉?自云:“今风尘碌碌,一事无成,忽念及当日所有之女子,一一细推了去,觉其行止见识,皆出于我之上。何堂堂之须眉,诚不若彼一干裙钗?实愧则有馀、悔则无益之大无可奈何之日也。当此时则自欲将已往所赖上赖天恩、下承祖德,锦衣纨绔之时、饫甘餍美之日,背父母教育之恩、负师兄(按:老师和兄长)规训之德,已至今日一事无成、半生潦倒之罪,(按:高士奇〈贺新郎五首〉“三十无成身渐老,岂吾生潦倒真如此”)编述一记,以告普天下人。虽我之罪固不能免,然闺阁中本自历历有人,万不可因我不肖,则一并使其泯灭也。虽今日之茅椽蓬牖,瓦灶绳床,其风晨月夕,阶柳庭花,亦未有伤于我之襟怀笔墨者。何为不用假语村言,敷演出一段故事来,以悦人之耳目哉?故曰‘风尘怀闺秀’。”乃是第一回题纲正义也。开卷即云“风尘怀闺秀”,则知作者本意原为记述当日闺友闺情,并非怨世骂时之书矣。虽一时有涉于世态,然亦不得不叙者,但非其本旨耳,阅者切记之。 】

  (按:”甲戌”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凡例=康熙皇帝玄烨圣旨+棠村相国梁清标序言。《御制耕织图》又名《佩文斋耕织图》,不分卷,清圣祖玄烨题诗,焦秉贞绘图,朱圭、梅玉凤镌刻,清康熙三十五年(1696年)内府刊本。耕图、织图各23幅,共计46幅图。每页34.7cm×27.7cm。图框24.4cm×24.4cm。四周单边。册页装。

  《耕织图》以江南农村生产为题材,系统地描绘了粮食生产从浸种到入仓,蚕桑生产从浴蚕到剪帛的具体操作过程,每图配有康熙皇帝御题七言诗一首,以表述其对农夫织女寒苦生活的感念。

  《石头记》“甲戌”本凡例乃审书人康熙皇帝亲撰(故作品中不可能有家族秘史、宫廷秽史和南明野史等反动内容),尽管康熙时期三脂一靖四大原版的版本校书人“畸笏叟”张英(1637-1708)将序书人棠村相国梁清标(1620-1691)序言也纳入了进来。其中,“谩言”是康熙皇帝特征用词——康熙题《御制耕织图》诗十九《筛》:“谩言嘉谷可登盘,穅秕还忧欲去难。粒粒皆从辛苦得,农家真作白珠看。”【谩言】即所谓假言推理,乃斯多葛学派逻辑。逻辑实战应用中,斯多葛学派逻辑常用于匠造亚里士多德学派三段论推理用大前提,生成公理和公理化体系。庚辰本第七十五回回前单页题记可将庚辰本阴阳二分为前七十回康熙时期原抄部分与后九回乾隆中期补抄部分;“甲戌”本凡例中的“谩言”可鉴定凡例乃康熙皇帝爱新觉罗•玄烨御制。

  康熙中後期四大原版中,靖藏本、己卯本、庚辰本三者是预备版本,“甲戌”本是正式版本。乾隆後期三大印本中,程甲本、程乙本是预览本(活字本),其中程乙本是俘获梦稿本後的产物;而壬子冬印东观阁本则是第一个正式印本(雕版本)。

  “甲戌”本凡例除棠村序言部分外皆为康熙皇帝御撰。到了“甲戌”本这里,所有的下位落款全部撤掉了,只保留了作书人【梅溪】的(第十三回)和一个起抄时间【[康熙]丁亥春】(第一回)。脂砚斋至此可算是康熙南书房的别名了,这部书以康熙皇帝的名义问世传奇。原稿奉旨批书人“松斋(空空道人)-脂砚斋(情僧)”南书房(指研典出《春渚纪闻》“米元章遭遇”条)高士奇(1645-1703)《蓬山密记》:“又至一处,堂室五楹,上刻《耕织图》,并御制《耕织图》序及诗。仰见我皇上深宫燕寝,不忘小民之依。”《关于江宁织造曹家档案史料》:

  臣家奴赍折回至江宁,伏瞻御书,敬设香案,望阙九叩讫。恭惟皇上万几清暇,俯念群隐,形之歌咏,远布遐荒,宸章宝翰,照耀尘寰,天语恩纶,深垂训诰。凡在臣民,自宜洗心涤虑,尽力致身,以不负皇上教养之隆恩,真旷代未有之殊典也。前邸报中伏见皇上御试翰林题,天下士人已经家弦户诵,今又蒙恩颁赐御书,传奉旨意,臣随传示素识人士,咸跪播敬诵,感戴无极。二三日间,阖城进士举人,乡绅士庶,皆已周知。臣恐其讹传远近,即先刊木板印行,以便流布。随有翰林马豫、丛澍等,率众士庶前来,群请瞻仰,无不欣忭鼓舞,交相劝勉,顶礼圣训,恳请勒碑,真是沦肌浃髓,普沾大化,昭垂万古,流福无穷。目下乡绅士庶,现在相度地形,遴选碑石,敬加磨勒,俟其事定,臣始发刊,并将舆情详细,再当奏闻。

  臣在江宁少办织务,俟李煦下仪真时,即往扬州书局中料理,仍齎御书普示扬城绅衿,以广皇仁。

  勒石指对康熙皇帝凡例题诗勒石。《石头记》在曹寅去世后,或虑及文化管理形势或因经费问题暂缓刊行,以致三脂一靖四大原版一直滞留于曹家几十年,康熙皇帝也未追问下落。关于“垂训”,可比较阅读刘廷玑《在园杂志》卷二:

  壬辰(按:康熙五十一年,1712)冬,大雪,友人数辈围炉小酌,客有惠以《说铃》丛书者。予曰:此即古之所谓小说也。小说至今日滥觞极矣,几与六经史函相埒,但鄙秽不堪寓目者居多。……降而至于四大奇书,则专事稗官,取一人一事为主宰,旁及支引,累百卷或数十卷者。

  ......近日之小说,若《平山冷燕》、《情梦柝》、《风流配》、《春柳莺》、《玉娇梨》等类,佳人才子,慕色慕才,已出之非正,犹不至于大伤风俗。若《玉楼春》、《宫花报》,稍近淫佚。与《平妖传》之野,《封神传》之幻,《破梦史》之僻,皆堪捧腹。至《灯月圆》、《肉蒲团》、《野史》、《浪史》、《快史》、《媚史》、《河间传》、《痴婆子传》则流毒无尽。更甚而下者,《宜春香质》、《弃而钗》、《龙阳逸史》,悉当斧碎枣梨,遍取已印行世者,尽付祖龙一炬,庶快人也。然而作者本寓劝惩,读者每至流荡,岂非不善读书之过哉!

  天下不善读书者百倍于善读书者。读而不善,不如不读;欲人不读,不如不存。康熙五十三年(1714年)礼臣钦奉上谕云:肤惟治天下,以人心风俗为本,而欲正人心,厚风俗,必崇尚经学,而严绝非圣之书,此不易之理也。近见坊肆间多卖小说淫词,荒唐鄙理,读乱正理;不但诱惑愚民,即络绅子弟未免游目而蛊心焉。败俗伤风所系非细,应即通行严禁。等谕九卿议奏通行直省各官,现在严查禁止。”大哉王言,煌煌纶綍,臣下自当实力奉行,不独矫枉一时,洵可垂训万祀焉。)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回复(Ctrl+Enter)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