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楼梦诗歌的“探轶学”解读
    发布日期:2019-07-19 09:21   来源:未知   阅读:

  文革时期(泛指),在姚文元(修辞)的领导下,学界发起声势浩大的强奸曹雪芹伟大革命运动。左边先锋,是周汝昌;右边先锋,是冯其庸。

  逼迫曹雪芹反封建。后40回,反封建,不彻底。没有87版电视剧那样彻底。贾政,据说,被处死?王熙凤,逃荒要饭。白茫茫大地线回,反封建不彻底,于是,被批判。转嫁给高鹗。作者被署名“高鹗”。

  于是,解读“梁间燕子太无情”时,就受到了所谓的“探轶学”的污染。很多诗歌,都受到了“探轶学”的污染。比如,梁归智解读林黛玉“咏菊诗”时,就受到了“探轶学”的污染。

  新春三月燕子噙来百花,散着花香的巢儿刚刚垒成。梁间的燕子啊,糟蹋了多少鲜花多么无情!

  “三月香巢初垒成,梁间燕子太无情。明年花发虽可啄,却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倾”几句,原在可解不可解之间,怜落花而怨及燕子归去,用意甚难把握贯通。倘作谶语看,就比较明确了。大概春天里宝黛的婚事已基本说定了,即所谓“香巢初垒成”,可是,到了秋天,发生了变故,就像梁间燕子无情地飞去那样,宝玉被迫离家出走了。因而,她悲叹“花魂鸟魂总难留”,幻想着自己能“胁下生双翼”也随之而去。她日夜悲啼,终至于“泪尽证前缘”了。

  这样,“花落人亡两不知”,若以“花落”比黛玉,“人亡”(流亡也)说宝玉,正是完全切合的。贾宝玉凡遭所谓“丑祸”,总有别人要随之而倒霉的。先有金钏,后有晴雯,终于轮到了黛玉,所以诗中又有“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的双关语可用来剖白和显示气节。

  “一别秋风又一年”,宝玉在次年秋天回到贾府,但所见怡红院已“红瘦绿稀”(脂评),潇湘馆更是一片“落叶萧萧,寒姻漠漠”(脂评)的凄凉景象,黛玉的闺房和宝玉的绛芸轩一样,只见“蛛丝儿结满雕梁”(脂评谓指宝黛住处),虽然还有薛宝钗在,而且以后还成其“金玉姻缘”,但这不能弥补他“对境悼颦儿”时所产生的巨大精神创痛。“明年花发虽可啄,却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倾!”就是这个意思。这些只是从脂评所提及的线索中可以得到印证的一些细节,所述未必都那么妥当。

  但此诗与宝黛悲剧情节必定有照应这一点,应不是主观臆断;其实,“似谶成真”的诗还不止于此,黛玉的《代别离·秋窗风雨夕》和《桃花行》也有这种性质。前者仿佛不幸地言中了她后来离别宝玉的情景,后者则又像是她对自己“泪尽夭亡”(脂评)结局的预先写照。

  谶语是不能否认的。但是,从谶语的角度,夸大其词。这是不道德的。孔子老二语录: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文革时期,人们是普遍浮夸的。

  谶语是不能否认的。但是,从谶语的角度,夸大其词。这是不道德的。孔子老二语录: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文革时期,人们是普遍浮夸的。

  打着“探轶学”的旗号,花言巧语,巧立名目,堂而皇之地强奸曹雪芹,无效。3楼埋红包点赞楼主:宝刀未老11时间:2018-09-19 10:45:10@冒魔仙6猫摸先 2018-09-19 10:20:04

  谶语是不能否认的。但是,从谶语的角度,夸大其词。这是不道德的。孔子老二语录: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文革时期,人们是普遍浮夸的。

  打着“探轶学”的旗号,花言巧语,巧立名目,堂而皇之地强奸曹雪芹,无效。4楼埋红包点赞楼主:宝刀未老11时间:2018-09-19 10:47:09谶语是不能否认的。但是,从谶语的角度,夸大其词。这是不道德的。孔子老二语录: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文革时期,人们是普遍浮夸的。比如,童力群网友,“探轶”,全璧共160回;比如,科学红学网友,全璧共79回。这是另一个极端。都属于极端分子。

  打着“探轶学”的旗号,花言巧语,巧立名目,堂而皇之地强奸曹雪芹,无效。5楼埋红包点赞

  2,孔庆咚,北大中文教授?把“孔子和平奖”,颁发给普精。普精不当回事。支持女文青温皓然续写后28回。鼓吹,我国最应该学习嘲藓。

  3,红楼梦诗歌解读,受到所谓的“探轶学”的污染。教育界,听之任之。比如,梁归智解读林黛玉“咏菊诗”;季学原解读林黛玉“葬花吟”。都受到了“探轶学”的污染。

  4,后40回作者署名问题,教育界听取红学家们的意见;红学家们听取周汝昌的意见;周汝昌听取胡适的意见。打着胡适的旗号。把胡适摆在第一位。此地无银三百两。这是心虚的表现。其实,“红学”,胡适是业余。在姚文元的领导下,胆很大,作者署名,先改为“高鹗”,后来,见势不妙,又改为“无名氏”。完全不顾出版作者署名规则。公然违规,属于失信行为。

  5,陶渊明“五柳先生传”,初二学生教材。采用古文观止的版本。这篇文章,还有一个版本,就是陶渊明集。前者明显解释不通,却硬解释。生拉硬扯。后者是合理的。这么著名的文章,怎能不审慎点呢?古文观止版的,有明显的毛病;很难解释;陶渊明集版的,很容易解释;没有任何问题。

  仿佛古文观止也删除了味字.其实,不该删除的.完整的应该是:味其言兹若人之俦乎.

  兹是指五柳先生;若人是指黔娄之妻所说的那种人.这句话标点符号应该标点如下:

  五柳先生传,有两个版本,一个是陶渊明集,另一个是古文观止。后者被编者修改了,前者是正确的。

  目中无人。目中我国教育界没人。10楼埋红包点赞楼主:宝刀未老11时间:2018-09-19 14:47:53周汝昌:“我与胡适”,显然,打着胡适的旗号。这是做贼心虚。此地无银三百两。

  11楼埋红包点赞楼主:宝刀未老11时间:2018-09-19 16:54:02“红学”,胡适是业余。打着胡适的旗号,无效。表明心虚,此地无银三百两。

  线版电视剧”的说法,后来宝玉是通过倪二了解到父母的下落————已经在狱中毙命,这是被“处死”吗?!

  “87版电视剧”里,是宝玉最后“逃荒要饭”————难道你连公母都分不清了吗?!

  13楼埋红包点赞楼主:宝刀未老11时间:2018-09-20 08:42:34科学红学网友强奸曹雪芹

  龟板恶人参,故知大足龟——鼇(áo)是大鳖而非大龟,宝玉避讳“屄”字而称鳖为龟。

  真相只有一个。标准答案,只有一个。那么,此二人,其中至少有一个人的学术成果,说错误的。也就是说,此二人,其中至少有一个人,是强奸了曹雪芹的。

  刘梦溪,原籍山东,生于辽宁。中国人民大学语言文学系1961级中国文学专业毕业。现为中国艺术研究院终身研究员、中国文化研究所所长、《中国文化》杂志创办人兼主编、艺术美学暨文学思想史方向博士生导师,北京大学比较文学与比较文化研究所兼职教授,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专聘教授、文艺学学科博士生导师,中国华夏文化研究会学术委员,中日韩东亚比较文化国际会议(常设)执行理事。1964年开始发表作品。1979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2011年被聘为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2015年5月被聘为中华文化促进会学术咨询委员 [1] 。

  我认为周汝昌先生是红学家中,学问最好的学者。周先生研究红学以考证见长,是考证派集大成者。他的《红楼梦新证》是一部典范著作。他对曹雪芹家世的研究由一手发掘。其他人看这本书,观点上可以讨论,但他下的功夫得到一致肯定。这本书也是以后的红学研究无法绕开的。

  1,所谓“新证”,就是发现了后40回是续书的新证据。那么,后40回,是续书吗?所谓的“新证”,对于解读红楼梦来说,都是旁证。无效。因此,相当于放屁。

  2,俞平伯晚年,反悔,崩溃。自首。承认“有罪”。表示“忏悔”。周汝昌作为俞平伯的同伙,从犯,是“学问最好的学者”吗?

  埋红包点赞楼主:宝刀未老11时间:2018-09-22 17:06:29本版热帖刘梦溪的胡扯40楼

  你个黑文革的XX————这帖子都已经被“隐藏”了,还在胡吣?!————贴你妹!————1927年“亚东版”的“卷首”序言是胡适写的!不管新版旧版!————胡适写的序言高调的指出“高续”是“附骥尾以传”....————这些文字你看不懂?!是谁在“装傻充愣”?!

  -----------------------------------

  埋红包点赞楼主:宝刀未老11时间:2018-09-25 08:41:31胡适的道德底线回,作者是谁?你可以认为,是“高鹗”;你也可以认为是“无名氏”。但是,你不能随心所欲,为所欲为,随便改为“高鹗”,或随便改为“无名氏”。这就是胡适的道德底线年,亚东版,第一版,没乱来。后来,文革后,再版时,,“文革余孽”们,乱来了。这就是们的道德底线。文革时期,姚文元,周汝昌,冯其庸,具有革命乐观主义精神,缺乏规则意识。随心所欲,为所欲为,作者署名,改为“高鹗”,后来,见势不妙,又改为“无名氏”。这是违规行为。违规,是最大的缺德。那么,显然,姚文元,周汝昌,冯其庸,道德底线,太低了。修改作者署名,显然,须要授权程序。或者,作者授权,口头的,书面的。即,要有授权书。或者,学术机构授权;而学术机构,必须是在高度理性程序基础上,产生的,具有高度信誉。学术机构的专家们,参与表决的,都要签字,必要时,按手印。以示负责。这属于程序正义。

  举例来说,文革时期,高级专家们,都是姚文元认可的。违背程序。因此,是缺乏信誉的。比如,周汝昌,是姚文元树立的假典型。“新证”发行增订版,得到姚文元的许可。参见梁归智“泰斗传”。显然,违背程序正义。显然,无权修改出版作者署名。

  点赞楼主:宝刀未老11时间:2018-09-26 08:34:26学术成果验收第十六回“如何消檄”,这条脂批,邓遂夫,许益银,科学红学网友,都取得了学术成果,但是,此3人的成果,不同。邓认为,消檄,是“消息”。许认为,消檄,是“消缴”。科学红学网友认为,消檄,是“消《檄》”,很自信,并且认为,许是“360个蠢人”之一。自信了很多年。最近,秃噜了。声称是没看清。于是修改了,改为“渞櫢”。仍很自信。一贯自信。真相只有一个。即,标准答案,只有一个。谁是谁非?孰正孰驳?这就需要成果验收。

  许益银的学术成果“消缴”,得到了老俞(俞平伯),老陈,老朱,的认可。这3个人,资历应该都是较深的。

  难着不会,会者不难。脂批“如何消檄”,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对许益银来说,就很简单。心领神会。但是,对于邓遂夫,科学红学网友等人来说,就比登天还难。比蜀道还难,难于上青天。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尔来四万八千岁,始与秦塞通人烟。

  许益银举证,消缴,是古代的一个常用词。这个常用词,用在这个地方,从语境的角度来说,也算是很得当的。各位仔细体会一下。

  邓校本257校注5、6:“如何?”“消息(原误檄)造业者不知,自有知者。”这两条批语原本各有针对:前者是针对“凤姐坐享了三千两(银子)”一语。因上回凤姐说这三千两银子“我一个钱也不要他的”,即有墨夹批云:“阿凤欺人如此。”这里写凤姐“独享”,脂砚斋便批“如何”二字,表明前批之不谬。后一条批语则是针对紧接的一句正文:“王夫人等连一点消息也不知道。”于是便在批中借题发挥云:“消息(原误檄)造业者不知,自有知者。”意思是将来终有恶报。这些话本来都是极好懂的,却因这两条批语所针对的正文紧相连接,所以过录者在抄录时,便有意无意地将其抄在了一起。再加上过录者(抑或原批者?)不知何故将“消息”二字写成了“消檄”(息、檄本同音),所以这两条误抄在一起的批语,便难倒了过去未仔细辨别的学者们。如俞辑、陈辑、朱辑均将其录在“凤姐坐享了三千两”一语之后。俞辑录作:“如何消檄(缴)?造业者不知,自有知者。”陈、朱二辑除比俞辑多加一问号,以及陈辑多校一“孽”字(其实“业”乃“孽”之本字,是不必改的)外,都盲从了平伯老所改之“缴”字。真不知这“消缴”二字当作何解?又该向谁去“消缴”?(以上文字引自邓遂夫“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庚辰校本”第四版[即所谓的“终结版”],后不另注)

  按:许益银的文章,邓遂夫应该给予回应。不应该缩着。不要找理由缩着。缩着,算输。

  点赞楼主:宝刀未老11时间:2018-09-28 11:46:37蔡义江晚年的狗咬狗9月24日,我转发了一篇文章,标题叫“蔡义江晚年的立功赎罪”。这个标题,现在看来,很不妥当。应该修改为“蔡义江晚年的狗咬狗”。俗话说,不怕敌人难斗,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周汝昌,就是这样的队友。所以,被蔡义江晚年抛弃,划清界限。那么,显然,这属于狗咬狗。这就相当于被踢出群。显然,属于狗咬狗。想当年,周汝昌否定后40回,蔡义江也是积极分子,争先恐后,不遗余力,扬言:后40回,没有曹雪芹写的一个字。于是,蔡义江也成为姚文元的红人。

  至今,蔡在这篇文章里,也没表示,自己以前的这个核心观点错了。因此,蔡义江晚年严厉批判周汝昌,显然,属于狗咬狗。

  现在,蔡一本正经的样子。好像自己没错误。好像严厉批判周汝昌,甚至与之划清界限,就不是狗咬狗。

  强调“正气”,这是对的。但是,什么叫“正气”?遵守一般规则,叫正气。学术问题,遵守一般规则,显然,应该进行表决。不能回避。

  “学术的科学本质”是什么?不是喊漂亮口号。应该尊重规则,同行评议,即,相当于表决。应该进行统计,得出统计结论。应该发布统计数据。也应该评定专家们信誉等级。在统计数据,统计结论的基础上,评定专家们的信誉等级。

  蔡义江晚年,狗咬狗,把“泰斗(周汝昌)”给踢出群,表明,文革时期,多么荒唐。姚文元树立假典型。假泰斗。指鹿为马。可见,标题应该修改为:蔡义江晚年的狗咬狗。

  《拨开迷雾——对周汝昌红楼梦研究的再认识》序ˉ蔡义江 (2014-04-17 19:39:21)转载▼

  胥惠民教授《拨开迷雾——对周汝昌红楼梦研究的再认识》与杨启樵《周汝昌红楼梦考证失误》(上海书店出版社)、沈治钧《红楼七宗案》(江苏人民出版社)同为近年批评周汝昌红学谬误的三部最重要著作。三十余年前,王利器曾著文列举周氏谬误十大类,硬伤四十余处是为先导(见1980年《红楼梦研究集刊》第2辑)。杨著以清史学者之严谨,指摘周氏之《红楼梦》考证不可信,兼及追随者刘心武“秦学”之荒诞,皆据史实立论,不从臆测;沈著揭露周氏惯用造假、妄言惑人,文德可议,事必详考,用力极勤极深;胥著则是对周氏红学谬误的全面批判,是他多年反复思考、潜心研究的结集,立足高、视野广、剖析深,是一部坚持实事求是科学精神,捍卫我国伟大文学家曹雪芹及其文学巨著《红楼梦》不被任意歪曲的力作。

  新时期初,我与周汝昌先生曾有过一段交往,先是书信往来,后来也曾多次登门访谈。大概因为我对《红楼梦》后四十回续书有许多批评,遂被看中,说了许多好话。我出版的几部书也得到他的推介,且赞誉有加。但我行事、治学自有原则,并不因人情而任意附和,作违心之论,比如我根本不信他《红楼梦》续书是乾隆阴谋指派高鹗篡改的说法。自上世纪末期到本世纪以来,我们渐行渐远,终至断绝了交往。这主要原因还是“道不同”而绝无个人恩怨。

  有一件事是令我懊丧的。上世纪90年代,传通县张家湾发现所谓“曹雪芹墓石”。我应《文学遗产》之约,写了《西山文字在,焉得葬通州?》一文,辨“墓石”系当地人李井柱伪造。这一看法,至今未变。但拙文的最后引了周汝昌《红楼梦新证·史事稽年·末期》出处为“佚名《爽秋楼歌句》”中的一首《八声甘州·蓟门登眺兼凭吊雪芹》词作旁证,还猜想词为清人所作。文章两次收入拙著论《红楼梦》集子中。多年后才知道自己上当受骗了。所谓“佚名”,其实就是周汝昌,是他将自己写的东西冒充史料来蒙人的。同样受骗的还有胡德平同志。这当然也怪自己缺少警惕心和识别力,总以为老先生不至于如此无聊。

  周汝昌晚年,见学术界气候环境适合无监管的自由化营销,遂大展拳脚,一年内凑起七八本书来,大肆宣扬他破绽百出的“写实自传说”和五花八门的奇谈怪论,诸如曹雪芹的妻子是史湘云,也就是脂砚斋和畸笏老人;贾宝玉不爱林黛玉而爱史湘云,林黛玉即“麟待玉”;神瑛侍者不是投胎贾宝玉而是甄宝玉,“绛珠误认了恩人”;“木石姻缘”和“金玉姻缘”都是指史湘云和贾宝玉的关系;《红楼梦》写了九层“金陵十二钗”,共一百零八钗,以对应《水浒》一百零八将……等等,这可谓“满纸荒唐言”。还将脂评本中许多明显的错别字,说成是“最可宝贵的”雪芹“原笔”,都保留在他的校注本中,甚至任意篡改原文……。这些都能在胥著此书中读到。

  周先生今已作古,但我国有长期受封建宗法等级制度统治的历史,权威高于真理,既然其生前已享有“大师”“泰斗”之名,红学上已被搅浑的水一时恐怕也难以澄清,唯有凭一贯坚持走正道的研究者持续不懈的努力。一些同志虽不与人争是非,却有着明确的坚持与取舍,正不容邪,继续批判歪风邪气,从事清污消毒工作,实更为必要。这些都是红学健康发展的希望。

  当然,改善学术环境,恢复学术的科学本质,严格区分科学与娱乐的界线,提倡摆事实、凭证据的实事求是的学风文风,树立勇于批评与自我批评的风气,特别是要求媒体、宣传工具加强社会责任感,发挥应有的引导作用,这些都是必不可少的。如果党的领导得以改善,在学术领域内能真正深入贯彻和落实科学发展观,而不是流于作报告的套话和口号,那么,我国的文化学术事业将会大大改观,红学的春天也就不远了。

  (《拨开迷雾——对周汝昌〈红楼梦〉研究的再认识》,胥惠民著,新疆青少年出版社2014年1月版。)

Power by DedeCms